凯时kb88优质运营商

超视点:ONE在东京向UFC示威 亚洲武道版图的变动

赛前发布会 赛前发布会

  10月10日,笔者受ONE冠军赛的邀请前往东京,去观看他们将在13日举办的ONE100世纪之战的比赛。这也是我第二次采访ONE冠军赛的海外战,因为这场比赛确实会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

  深夜,东京电视台正长时间地播放着已经35岁的老将青木真也的个人专题特辑。在日本的媒体上,这场即将举行的、跨度长达10个小时的比赛,同样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从纸面上的冠冕到实际成绩

  自从2015年和ONE冠军赛合作后,ONE公司的推广人员就成为了笔者电子邮箱里最坚实的垃圾邮件制造者。他们给我发的赛事宣传垃圾邮件,远超IOC国际奥委会、FIFA世界杯组委会,几乎是ITTF国际乒联和BWF世界羽联之和。

  每篇ONE的赛事包装邮件里都写着这样一句话,“ONE是亚洲最大的体育赛事娱乐公司”,最近这句话变成了“亚洲历史上最大的国际体育传媒公司及体育直播内容供应商”。

  笔者一直对中国国内赛事推广公司的自我吹嘘很有些厌烦,但是这些国外赛事公司吹起牛来,也是毫不气馁的。

  2016年的7月,在北京柏悦酒店举行的ONE冠军赛发布会上,第一次见到了他们的实际大老板查特里-西尤堂,笔者不禁在现场向他提问:“您说您们是亚洲最大,但是我只看到了ONE在印尼、在马来西亚、在新加坡、菲律宾乃至缅甸和老挝等东南亚国家的发展,你们在中国市场还在摸索苦战。我没看出ONE比《武林风》、《昆仑决》强在哪里,甚至出赛的选手名气还老的老小的小。重要的是,目前ONE连亚洲最重要的格斗市场日本都没进去,怎么能称自己是亚洲最大?”

  西尤堂当时对我的回答是,我们已经在和日本谈,已经准备设立日本分公司,会很快进入日本赛场。并且宣布了在中国签约70名选手的一揽子合作项目。

  2019年的3月31日,在准备了3年之后,ONE冠军赛终于进入了日本东京的两国国技馆,举办了自己的日本赛。据当时日本媒体发表的数字显示,当时比赛现场观众达到了6800人。而那几天ONE的赛事媒体报道量,达到了一个和日本国内一流赛事等量齐观的高度。

  在过去,也有很多外国赛事进入日本,但是在ONE之前能够让日本的主流体育报纸、垂直格斗媒体,都如此大力度进行报道的,也仅有UFC而已。

  也就是说,在熊竞楠逆转李胜珠,引起了超越国籍的媒体记者们惊叹的那个夜晚,ONE在日本确实有了自己的知名度。

       从那天开始,他们确实可以说,自己从一个向中国扩展中的——"东南亚"最大的体育赛事传媒公司,成为了有"亚洲"影响力的、大格斗赛事版权提供商。

  资本严冬和UFC的日本收缩

  2018年,在雅加达亚运会采访期间,我在印尼的街头看到了ONE冠军赛的大型宣传板。当然在晚间,我也在下榻酒店的电视里,意外地看到了《昆仑决》的比赛视频。

       亚洲不止一个格斗赛事具有辐射影响力。但是所有的体育比赛都面临了一个巨大的问题——缺钱。

  因为经济原因,全世界的赞助商对于体育赛事的兴趣都在下降。可口可乐和麦当劳正在从奥运会和世界杯撤退,要没有中国体育资本的支撑,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将难掩世界第一运动的寒酸。

  同样,资本对于体育投资的收紧,也肯定会影响到整个亚洲乃至中国的格斗界。

  2018年,中国的格斗赛事进入了严冬,所有的独立MMA赛事几乎停摆,直到今年8月UFC中国战前两周,《让子弹飞》和《大成武艺》两个本土赛事才重新开锣。

     《武林风》退回电视台演播室;《昆仑决》则难再续当年的辉煌;《勇士的荣耀》在放出了一些边缘选手后,努力在打外战,以战养自己当下中国最强大的拳手群,但是这三大中国国内格斗赛事的影响力、话题性,都大不如前。

  相比之下,日本的日子也很不好过。除了K-1勉力支撑外,日本的MMA赛事已经整体处于了崩溃的边缘。由于2015年之后兴起了以站立制地面的风潮,日本原来以柔术和柔道为基础的MMA选手们越来越不吃香。在比赛中,日本地面拳手无论赢还是输,都打得相当惨烈,缺乏统治力。

  五味隆典是日本MMA流派没落的象征。这位火玉童连败5场后,已经给足时间和面子的UFC不得不和他解约。现在五味回雷神RIZIN当“鸡头”大王去了。他在UFC留下4胜8负的成绩,创造了日本人在这一赛事失败场次最多的纪录。而且五味在UFC的最后5场失败,都是在第一回合就被对手TKO/SUB。

  和中国战将的不断涌现相比,日本在UFC目前只剩下了2男1女。

  1997年,第一次进入日本市场的UFC在神奈川县举办了UFC JAPAN,横滨竞技场当时有5000名观众买票入场;此后的1999年于千叶和2000年在东京有明,UFC23与UFC29的入场观众仅为3000人和1414人。

  此后UFC在日本的比赛降格成了格斗之夜,地点选在了琦玉超级竞技场。ZUFFA时代的3次日本格斗之夜中,2014年的入场观众是最好的,达到了12395人, AG亚美娱乐此后就是2015年的10137人。2017年9月23日的格斗之夜117,日本的琦玉只进来了8571人,没坐满赛场的一半,整体观众人气呈下降趋势。

       2016年首次在中国上海举办的UFC格斗之夜,上海奔驰中心从中国全土汇聚了15128名粉丝,而北京站和深圳站也都达到了超过1万人的规模。

  由于日本办赛成本太高和拳手的号召力下降,逐渐让UFC将自己在亚洲的核心目标,转向了中国,而在日本出现了退潮的现像。

  

  ONE登陆和RIZIN远东争霸

  在这个当口,ONE带着自己的气焰杀进了日本,在亚洲最成熟的格斗市场,寻找自己的立足点。

  ONE登陆日本纪元前一年的2018年,日本最大的混合格斗赛事RIZIN的代表榊原信行就在媒体上预言说:“未来对我们造成最大威胁的将是ONE冠军赛。”从此一言成谶,RIZIN成为了ONE冠军赛在日本市场最大的宿敌。

  原因说来也简单,日本现在主要的格斗赛事就是两大团体K-1和RIZIN。K-1专注于踢拳,在日本市场乃至世界市场,都是职业自由搏击的老大。而RIZIN与ONE相当,是踢拳、MMA,泰拳都玩,这就造成了同质竞争。

  《ONE和RIZIN远东争霸》,这是在3月31日ONE日本战后,日本的一个格斗垂直媒体给自己的文章所起的标题。

       在各种场合,榊原信行不断口击ONE方面,表示ONE签的日本拳手自己根本看不上……这些在ONE出场的日本拳手,到RIZIN来只能当DJ……

  但是,ONE和日本世界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的合作,深深刺痛了日本赛事方们的眼球。由于涉黑和偷税遭到制裁,日本格斗赛事10年来一直未能重新回到主流资本市场。

  有了日本电通的帮助,就等于打开了打开了转播的路径,也打开了日本市场的钱袋。再加上ONE保证每次比赛都会有2名签约的日本拳手出赛,并且和日本国内已经过得有了上顿没下顿的两个综合格斗团体修斗与PANCRASE达成了合作协议,马上深耕进了日本市场。

  其实这也是ONE和UFC的理念不同,UFC对于大赛事,比如PRIDE宁肯收购,然后吸收进来灭掉,也不愿意和小赛事合作办赛。他们只承认你们的拳手可以进我的八角笼。

       这一点上,凯时kb88优质运营商UFC是很强势的,所以他的舞台上充斥了各个小组织的冠军,先在格斗之夜摔打选拔,再去数字赛顶梁。

  UFC的这种做法,会引起一些赛事团体的怨言,因为这是不让别人活的模式。当然,这样的策略也保证了他们拳手的质量。

  而ONE则是在日本电通的帮助下,愿意和日本的小赛事合作,大家联合办赛,其实就是给与一些面子和利益。因此ONE的这种低姿态,在日本市场得到了一些代言人和发声者的支持。

  当然,以前挤兑得其他小团体只能喝粥的RIZIN,对于ONE的“侵略”是不爽的,所以我们最近一年看到了RIZIN的王牌那须川天心和梅威瑟之战的炒作。

       为啥自己花800万美元请个外国人来揍一顿自己的王牌,RIZIN雷神还愿意干?这种超了3个级别还跨界到的自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如果有拳迷看到选手跨界去打别的规则,那一般最大的可能是,这个选手在自己原来的规则下,他的身价和市场已经背离,没人愿意出大价钱看他的比赛了。嘴炮去自己不擅长的职业拳击挨梅威瑟揍,是因为当时他的对手除了梅威瑟,在UFC已经赚不到大钱了。

  最近国内也流行一些跨界,这是因为一些拳手被自己的组织捧成世界第一后,观众失去了看他们原来比赛的兴趣,不论他们打谁都是世界第一虐菜,结果导致这些赛事不得不找新的点来刺激市场关注度。所以宣传达到了极致后,反而会让观众失去兴趣。有时候,世界第一并不是个好事情,缺少了挑战性的比赛,也就失去了看点。

  10月13日,在两国国技馆,ONE要进行自己的历史第100场纪念赛。而在这场比赛的前一天,也就是10月12日,RIZIN在关西大阪,亦将举办RIZIN.19赛事,主赛是在UFC有过镀金的佐佐木忧流迦。

       榊原信行前所未有地将这场比赛版权免费给了日本TBS电视集团,以便和转播ONE冠军赛的东京电视台集团“打擂台”。

  东京汽爆是ONE的一次示威

  6月20日,UFC从北京邀请了数十名记者前往上海,参观庞大的UFC上海精英训练中心。

  走在这个高大上,甚至可以改造为容纳数千人的体育馆的前工厂建筑里,每个参观者都为UFC的不计成本和精致感而感到吃惊。

        几乎每个参观过这个中心的朋友都在向我感慨,这才是世界最牛格斗赛事IP,应该有的样子。但是喧嚣的热情过后,笔者忍不住开始为这个庞大的建筑计算成本,不算上建筑改造和装修之外,光运营经费,那些外籍教练在这里的工资和住宿、一年的水电,这就是数千万的成本。有这样的钱,在中国可以办一次超大型的比赛了,他们既不将这个精英训练中心对外开放,也不建议将之改建成为可参观的前店后馆模式。而只是维持一个对内部拳手开放的训练中心,这不是打水漂扔钱么。

  从UFC的员工和为他们进行拓展宣传的PR人员那里,可以看到的是一种威仪和气势。确实,他们有理由骄傲。这么大的一个训练中心,UFC根本没考虑到盈利。考虑几毛钱的水电费,那是蝇头小赛事的做法,UFC建这样的一个大型训练中心,其实带给中国市场的,更多是个宣传PR的功能。

  看,我们是世界第一,这座山就在这里,高不高,震不震撼?

  UFC考虑的是在中国扎根,做大生意,买涨不买跌,这训练中心才几千万美元,毛毛雨啦。

       大公司——“浪费”起来的格局不是你能懂的。

  2019的10月10日,大约700名拳手、比赛关系者、媒体和拳迷将东京西雅特公园酒店的发布会现场拥挤得水泄不通,甚至过道上也站满了人。除却日本和美国记者之外,这里还站满了从巴西、意大利、西班牙和东南亚赶来的媒体。

      这场马拉松式的22场对决,上亿日元出场费的争夺,其实和UFC的上海精英训练中心一样,是ONE站在日本市场,面向亚洲乃至全世界的一次有针对性的巨型宣传。

  就跟日本格斗漫画里,双方对决前的爆气一样,UFC和ONE都在显示自己的力量,只不过在此之前,ONE仅能在角落里嘟囔,“我不比UFC差,我不比UFC瘸”。

三个衡量标准的对比差距

  从2016年之后,笔者再也没有来过ONE冠军赛,但我依旧和他们的公关人员保持了很好的关系,并时不时地关注下他们的比赛。

       一个磨着你进行公关,还保持限度没有让人腻烦到拉黑,这确实是个技术活。我一直认为ONE应该给她们的中国公关加薪,要不是笔者基于自己对格斗的理解有自己的主心骨,早就被这些不厌其烦的家伙给出的蛊惑式宣传带走了。

  ONE冠军赛几乎在每个私下的场合,都希望和UFC相比。比如UFC的拳手大力鼠到了ONE也被虐菜了。不过大力鼠如果有号召力和市场的话,UFC会放他出来么?这是个伪命题。

       衡量职业赛事体量品牌有三个重要标准:1全世界的媒体报道量,2出赛拳手实力,3出场费用。在此前,ONE冠军赛和UFC的对比,就好像2014年的金正手机杠精苹果。

  任何职业比赛,其实金钱是相当公平的衡量标准。UFC之所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强的MMA赛事,是因为他们的出场费高,这使得他们对全世界最好的拳手形成了虹吸效应。但是ONE却连自己的拳手出场费都不敢对外公布,进行对比,这怎么能说自己足够强大呢?

  5月17日,在新加坡进行的ENTER THE DRAGON比赛中,西尤堂第一次公布了ONE的冠军对决奖金——100万美元,而这次的ONE100自由搏击8人战决赛,西尤堂再次开出了100万美元的奖金。

       从避讳,到敢于拿出硬指标宣传,这说明了ONE冠军的成长,希望这样有实际数字的宣传可以成为常态。

  只有不够自信的弱者,才回避比较。也许在这次10月13日ONE100CENTURY之战结束后,ONE冠军赛的进击,才会真的在亚洲引起UFC的关注吧。(周超)

,,
 


Powered by 凯时kb88最新_凯时kb88优质运营商_凯时登录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